Tag Archives: 生活,亂世界

[微眼看世界]-2014春天在首爾-櫻花速報-梨大新村篇

除了南山之外,其實梨大新村一帶也是賞花的好地方!(下人:也是賞女女的好地方。)我們那天要去梨大逛街,就順路去梨大看看花~(下人:我也順道去看看人比花嬌的女學生!)


Continue reading

50,569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

[微眼看世界]-台北2013-永康街高記

每次來台北,盡可能都會到永康街一趟。只要去永康街一趟,肚子一定不會餓著出來。(下人:力!你的肥肚有什麼時候是餓著的?)自從捷運東門站開了之後,要來就更方便。今次跟朋友一起來,我們更加誇張到在這裡解決了3餐!

我就從下午茶高記寫起。
Continue reading

32,705 total views, no views today

力筆從心-01

最近的兩個星期又變了熱鬥小馬,嚴格來說從8月底開始,便開始遭天譴!突然間工作排倒海,我也告別「印印腳」的日子。(淚)

本來我的無聊日記,基本上我很少在這裡開放。不過,最近也真的擠不出時間去寫我那些偽文學作品了。為了不讓在follow的朋友以為我潛水去(其實一直只得自已一個在科勞),我唯有將我的日記公開!

昨天的日以繼夜後,今天也拖到剛剛才攤上床在打字!(現在是凌晨4:30啦~進入正題未呀?)想說的是工作還未做完便逃跑回家去,因為我真的不能再集中精神了。明天回去要更上進,有沒有人能保證努力會有出頭天?(銀芽!)我的願望只是可以收工回家看電視而已。(很沒有大志!)

天呀!請賜我好運。我訓啦!(看到這裡的人應該很想發火吧!對了,其實我整篇日記是沒有重點和所謂的正題,只是發嘮叨而已。嘿嘿。)

43,702 total views, 10 views today

Open Up Your Heart and Let the Sun Shine In

很久不見的朋友在FACEBOOK跟我閒聊起來,說看我平日在FACEBOOK上的動態,好像我生活得很輕鬆。她說,為何我每天也可以在FACEBOOK 上載無盡的無聊照片、與朋友的廢話對話。(潛台詞應該是再警告我不要再SPAM她的FACEBOOK)一向性格比較文靜內向的她,對此感到很驚訝。因為,她有很多很多的煩惱,令她根本快樂不起來。

我不否認,大部分的時間我的心情也是愉快的。縱使我會變成憤怒鳥,也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,不消一會我又忘記得一乾二淨。其實,從前的我並不是這樣的。但當我慢慢長大,我明白到,事情要發生,渺小的我們可以做的,就是接受。這就是我們都無法避開的Facts of Life

也許,我見過的都只是小風浪,所以對於一切也可以放得開。偶爾負能量也會來襲,(例如我祖母的離世,對我的打擊極大)那個時候,我會選擇將它釋放出來。發洩過後,一切便回復正常。我認同,性格決定命運。我從小便是個倒楣鬼,但也慶幸,我的倒楣也只會在小眉小眼的事情上。如果,我是一個悲觀的人,可能我便會將此無限擴大然後自怨自艾。

說我幸運,是因為我身邊的都是好人,容許我對著他們肆無忌憚地表現出真性情。(其實是我強迫他們接受)認識我的人,都知道我做的事要多丟臉有多丟臉。不過,我是十分感謝大家沒有嫌棄,還因為我的丟臉,而更愛我。而且,我也相信氣氛是可以互相感染的。正如我的朋友,跟我一起的時候也會被迫幹丟臉的事。

繞了一圈,想說的是,學會(積極的)既來之、則安之,世界其實很美。

9,782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

出路(II)

出路(I)

「嘟、嘟…」今天的接駁鈴,長得彷彿過了一世紀。

「喂!」他終於接電話了。突然,我感到呼吸困難,心跳加速。若果他耳朵靈一點的,他應該可以在聽筒的另一端,聽到我那 卜卜的心跳聲。

「今晚看戲好嗎?」我故作鎮定。

「…好。」你猶疑了一會,終於答應了。「我買票,戲院等吧!」

我高興得翻了,出門 前還化了妝。出門時,天氣已經十分悶熱。彷彿有種鬱悶的感覺,不吐不快。我也怕下雨,於是我便急急地上了計程車,那一刻,我的心是滿滿的。

我 急不及待地跑到戲院,卻看見文傑、還有阿德,那個從不知何時開始常常出現在你家的好兄弟。雖然不快,我卻強忍著失望,靜候著表白的時機。

電影開始了,我卻沒有心 情。整場戲,我都在偷偷地看著文傑,他的側面很好看,將我迷惑了。他好像發現了我偷看他,我立即轉過頭,假裝著投入於劇情之中。就在那一剎,我看到了阿德偷偷地跟文傑拖著手,對,他們在黑暗之中拖著手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心中在疑問。是我看錯了嗎?即使我的頭皮已經發麻了,我還是強忍著我的不安與恐懼,等待大銀幕上放映的戲結束。好不容易,戲播完了,我跟隨著觀眾魚貫地步出戲院。我的腳步彷彿很踏實,誰又知道我心中已經慌了…我只想快些離開這個地方。

不知道是我心有鬼,還是他們心中有鬼。我們好像有了共識一樣但卻沒有說出口。我隨便找了個藉口,尷尬地跟他們兩個道別。我走到熙來攘往的大街,跟隨著人潮漫無目的地走。或許,那一刻的我,已錯過了我的目的地。

我走到海邊,覺得吹吹海風對我有幫助。然後,我的電話響起了。是他…

「是我。」你的聲音有點沙唖「你剛剛,都看到了嗎?」

「嗯」我只能哼出一聲,因為,我的眼淚已經掉了下來。

「其實,我早知道你喜歡我。」他吸了一口氣繼續說。「我也嘗試過,但我知道不可以。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、妹妹。德說,對你坦白會好一點,所以…」

「你還是我的紅戰士嗎?」我清一清喉嚨,打斷了他的句子。因為,我已知道答案,而那個答案,我不想知道。

「哈…當然」你有點愕然,我聽得出,你盡了最大的努力裝出平日的語氣。

「那就好。」我掛線了,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這個我用十二年換來的答案…

回家之前,我發了個信息給你。跟你約好了在定樓下的公園等。因為,我們的父母若見到我們分開回去,一定又會問長問短。

到達公園,離遠,我已經看到了你那熟悉的背景。旁邊,還有他,阿德。阿德一向對我也不錯,但今晚,我總覺得他的眼神變了。他的目光,是一個勝利者。我知道我自己會受不住,所以我故意逃避他的眼光。

然後,他們望著我,好像很多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。阿德拍一拍文傑的膊頭說他先走了。氣氛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古怪。我們並肩走在回家必經的天橋,突然,他發狂似的向回家的路相反的方向跑去。我用盡了我的力氣…也跟不到他的步伐。我看見他跑到那條黑暗的後巷之中。那條後巷,爸媽從來也不讓我們走過去,怕危險。

現在為了找他,我毫不猷疑地走到後巷。濕轆轆的後巷一盞街燈也沒有,就靠外面的餘光照進內。可是,我卻看不見另一面出口的光。原來,後巷的盡頭是一個隧道。我戰戰兢兢地走盡那漆黑一片的隧道,就靠手機上的微約光線照明。但我走了一段路,也看不到出路。我開始害怕了,我嘗試打電話給你,電話卻收不到信號。我走回頭路,卻走極也走不出這條隧道。我恐懼了,絕 望了,我永遠也見不到文傑了。

慢慢,我開始失去知覺,我知道我再也走不出去了。但我的紅戰士,我希望你在另一個空間,已經找到你的出路…

34,937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

Sleep All Day

最近好像出了問題,對一切也提不起勁兒。每天起床、上班,下班之後回家。就算朋友約我,我也提不起勁,賴在家裡就覺得安樂。只要稍晚一點,就會突然像停電一樣,”叭”一聲,整個人就累癱了、半生不死。然後,買了心愛的東西回家,踏進家門的一剎還樂得要命。之後,很快又會失出了那股熱情。再來,動不動就頭昏腦脹,我是有初老症了嗎?怎麼辦,我的活力去哪了?跟我的青春小鳥一起飛走了嗎?

也許,真的是太累。(累個屁呀?明明每天都生活得很寫意)還是我的潛意識想逃避些什麼。吼,不管了!我決定明天要大睡特睡,起來之後應該會好一點吧。

快快快,快把我的精神還給我。

7,638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

妥協

生活在這小城,其實不易。

為了生存在這個烏煙瘴氣的都市,大部分的人每天也用盡了一切的力氣工作,只為圖個温飽。為了生活,於是,我們妥協。

當生活也談不上的時侯,我們妥協,生存便好了。當生活不富裕的時候,我們妥協,温飽也就心滿意足。

我們都妥協,只要能在於這裡過日子,便好了。也許是太多的妥協,在上的,都認為我們的日子很好過。然後,很理所當然地,又將原來是我們的,都拿走了。當我們發現不能再妥協的時候,有人先開口。那些人,就是作亂的賊子。

真的很荒謬,情況根本就像一個劫匪,打劫你一次,你沒有反抗。然後,又來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直至有一天,你反抗,他竟然報警一樣可笑。

因此,趁我們還有機會的時間,要盡量行使。畢竟,並非所有事情也可以妥協的。


(我可是電話share不了mv,只好妥協地放現場版)

10,020 total views, 5 views tod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