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ily Archives: 10/05/2012

出路(II)

出路(I)

「嘟、嘟…」今天的接駁鈴,長得彷彿過了一世紀。

「喂!」他終於接電話了。突然,我感到呼吸困難,心跳加速。若果他耳朵靈一點的,他應該可以在聽筒的另一端,聽到我那 卜卜的心跳聲。

「今晚看戲好嗎?」我故作鎮定。

「…好。」你猶疑了一會,終於答應了。「我買票,戲院等吧!」

我高興得翻了,出門 前還化了妝。出門時,天氣已經十分悶熱。彷彿有種鬱悶的感覺,不吐不快。我也怕下雨,於是我便急急地上了計程車,那一刻,我的心是滿滿的。

我 急不及待地跑到戲院,卻看見文傑、還有阿德,那個從不知何時開始常常出現在你家的好兄弟。雖然不快,我卻強忍著失望,靜候著表白的時機。

電影開始了,我卻沒有心 情。整場戲,我都在偷偷地看著文傑,他的側面很好看,將我迷惑了。他好像發現了我偷看他,我立即轉過頭,假裝著投入於劇情之中。就在那一剎,我看到了阿德偷偷地跟文傑拖著手,對,他們在黑暗之中拖著手。

「為什麼?」我心中在疑問。是我看錯了嗎?即使我的頭皮已經發麻了,我還是強忍著我的不安與恐懼,等待大銀幕上放映的戲結束。好不容易,戲播完了,我跟隨著觀眾魚貫地步出戲院。我的腳步彷彿很踏實,誰又知道我心中已經慌了…我只想快些離開這個地方。

不知道是我心有鬼,還是他們心中有鬼。我們好像有了共識一樣但卻沒有說出口。我隨便找了個藉口,尷尬地跟他們兩個道別。我走到熙來攘往的大街,跟隨著人潮漫無目的地走。或許,那一刻的我,已錯過了我的目的地。

我走到海邊,覺得吹吹海風對我有幫助。然後,我的電話響起了。是他…

「是我。」你的聲音有點沙唖「你剛剛,都看到了嗎?」

「嗯」我只能哼出一聲,因為,我的眼淚已經掉了下來。

「其實,我早知道你喜歡我。」他吸了一口氣繼續說。「我也嘗試過,但我知道不可以。你是我最好的朋友、妹妹。德說,對你坦白會好一點,所以…」

「你還是我的紅戰士嗎?」我清一清喉嚨,打斷了他的句子。因為,我已知道答案,而那個答案,我不想知道。

「哈…當然」你有點愕然,我聽得出,你盡了最大的努力裝出平日的語氣。

「那就好。」我掛線了,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消化這個我用十二年換來的答案…

回家之前,我發了個信息給你。跟你約好了在定樓下的公園等。因為,我們的父母若見到我們分開回去,一定又會問長問短。

到達公園,離遠,我已經看到了你那熟悉的背景。旁邊,還有他,阿德。阿德一向對我也不錯,但今晚,我總覺得他的眼神變了。他的目光,是一個勝利者。我知道我自己會受不住,所以我故意逃避他的眼光。

然後,他們望著我,好像很多話想說卻又說不出口。阿德拍一拍文傑的膊頭說他先走了。氣氛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古怪。我們並肩走在回家必經的天橋,突然,他發狂似的向回家的路相反的方向跑去。我用盡了我的力氣…也跟不到他的步伐。我看見他跑到那條黑暗的後巷之中。那條後巷,爸媽從來也不讓我們走過去,怕危險。

現在為了找他,我毫不猷疑地走到後巷。濕轆轆的後巷一盞街燈也沒有,就靠外面的餘光照進內。可是,我卻看不見另一面出口的光。原來,後巷的盡頭是一個隧道。我戰戰兢兢地走盡那漆黑一片的隧道,就靠手機上的微約光線照明。但我走了一段路,也看不到出路。我開始害怕了,我嘗試打電話給你,電話卻收不到信號。我走回頭路,卻走極也走不出這條隧道。我恐懼了,絕 望了,我永遠也見不到文傑了。

慢慢,我開始失去知覺,我知道我再也走不出去了。但我的紅戰士,我希望你在另一個空間,已經找到你的出路…

22,854 total views, no views today