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ly Archives: March 2009

血.滴.字

血,一直在流。
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。

錐心的痛,不知怎去形容。
彷彿有人活生生地將你剝皮,
再在傷口上灑鹽。

時間,一點一滴地過去,
死線無情地迫近。
手像裝上了摩打般在鍵盤上亂按,
腦跟手一早就不相連了。

現在是凌晨三時十五分,
我還努力地在趕死線。
手一直地在打字,
伴著我,只有空洞的雙眼。
祝我好運。

8,925 total views, no views today

當 好景不再 我們來聽聽
你到底 出聲打氣 還是只懂得怨命
我相信際遇如一面鏡
用笑代替哭聲 霉運才能撥正

5,426 total views, no views today

造型照

我收到了一張造型照,
是因為我要離開工作的地方,
她說給我留個紀念的。

我得到的並不是任何明星的造型照,
而是她的。
對,是她,是蓉姐。
當她知道我要離開的時候,
已經是我離開前的最後兩天。

她對我說:「我是真的捨不得你。」
之後,她便默默地繼續她的工作。
直到前天,同事從我們共用的小櫃子中,
取出一個信封給我。

我把信封打開,
是蓉姐的一幀粵劇造型照。
說真的,在場的都被嚇了一跳。
誰想到,會是一幀她的造型照?

起哄過後,
我再細看這幀照片,
雖然她的臉畫上了庸俗的脂粉,
配著簡陋的佈景,
我卻看到最美的蓉姐。
在她的世界裡,
她永遠都是美麗的。
我默默地把它放好,
她給我餞別的禮物。

9,728 total views, no views today